陈恩好思密达

快早晨。看看手机,电量充足,躺在床中央,实在无聊至极,上铺鼾声如雷,近,让我感觉他几乎不是打鼾,是想把他的小舌头吸进肚里…
也不是失眠,是被失眠,太讨厌此般境地,恨不得把耳朵割出去喂猫。为什么人类没有进化出闭耳朵的能力。
今天也实在倒霉,硬盘里的资料素材一个大意全没了,干干净净,就像电脑的备份文件夹。没有备份的习惯,这一次恐怕也该学乖了。
只是想找个清静的地方,腾理一下时不时发作的牢骚,乐乎没人认识最合适,没玩透,所以至于发布到什么地方去了就看嘛咪嘛咪哄了。

这是口罩戴上我的样子。